四川雅安三未成年人捂死48岁女子:被害人是家里顶梁柱

李智 谢凯/封面新闻

2019-03-30 10:56

3月29日,案发的小商铺已大门紧闭,警方拉起了封锁线。

从老家到学校,山路陡峭,车晓明要坐半个小时车,读初一的他,今年十四岁了。

他的父母是农村人,哥哥有智力缺陷,家境一般,但也算平静。

突然,他的平静生活,被另一位十四岁少年打破。

3月28日,车晓明48岁的母亲,死在校门外自家小店中,警方抓获三名嫌疑人。知情人士透露,三人实施抢劫时,捂死了那位奋力反抗的中年母亲。

警方披露,作案的三名未成年人,最大的是一名16岁女生;最小的是一名14岁男生。

小镇大案 中年女性被害于自家小店

晓明就读的学校,位于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五龙乡,名叫五龙中心校,学校虽小,但离家不远。

校门口斜对面十余米,便是母亲胡春丽所经营的小店铺,临近学校,售卖些书本文具和炸洋芋小吃。

晓明的父亲车勇,年逾五十,腿脚不便,母亲的小店,便是家庭的经济支柱。

平时,车勇都待在山上老家,有事时,才会到五龙乡场镇。

早前,车勇夫妻俩拉下二十余万债务,在五龙街上买下一栋120平米住房,还没来得及装修。

3月28日早上,要下山给母亲办身份证的车勇,一直打不通妻子的电话,很是纳闷,只有下山到街上寻找。

同样纳闷的,还有隔壁店铺的老板王大姐,以前胡大姐7点就开门了,但这一天,直到上午九点多,门还是关着的。

在场镇家中寻不到妻子,车勇只得前往店铺,但他发现,卷帘门下留着约二十厘米空隙,但却没有人应答。

于是,他叫来一个警察,两人使劲拽起卷帘门,只见屋里乱糟糟,妻子躺在了地上,已没了呼吸。

“完了,出事了。”车勇瘫坐在了地上。

案发现场。

抢劫遇反抗 三名未成年人捂死被害人

胡春丽遇害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小镇。

在警方介入后,案情有了突破性进展。3月29日,警方通报称,经现场确认,受害者(胡某某,48岁,雅安市宝兴县人)系他杀。

经查,詹某某(男,14岁,雅安市名山区人)、黄某某(男,15岁,雅安市宝兴县人)、张某某(女,16岁,雅安市宝兴县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28日18时许,警方在雅安市名山区黑竹镇成功将三名嫌疑人抓获。经审查,三人对作案事实供认不讳。

经封面新闻记者进一步核实,案件更多细节浮出水面。

在三名未成年人中,詹某某受到黄某某、张某某的邀请,到宝兴来玩,两人称要给他介绍女朋友。

但是,三人身上没有钱,曾经露宿过菜市场棚下,在受害人店中买过炸洋芋,双方曾因三元钱发生争执。

知情人士透露,三人身上没有钱,于是萌生抢劫意图,在抢劫胡春丽时遇到反抗,于是三人捂住其口鼻,导致她窒息死亡,并抢走部分钱财和一部手机。

据了解,三名作案的未成年人都已辍学在家,在警方抓捕过程中,一名嫌疑人意图逃窜,警方鸣枪示警,才得以抓获嫌疑人。

警方通报

家道中落 母亲殒命后的破碎家庭

妻子突然走了,一时之间,车勇无法接受现实。

30日凌晨,万家灯火俱寂,车勇的老家灯火通明,在成都务工的两个兄弟赶回老家,帮着张罗搭起了钢棚,借来了桌椅板凳。

按照农村老家的风俗,妻子的遗体要运回老家安葬,但因办案需要,遗体目前存放在雅安市殡仪馆。

虽然刚刚满五十岁,但他两鬓的头发已经斑白,左脚膝关节长期有病,农忙时在山上种点玉米,农闲时到场镇上打工,“没得文化,只能干体力活。”

受害人丈夫车勇(化名)。

今年,已经是妻子在五龙中心校门口开店的第六年,每年房租五千块,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两三百;差的时候,只有几十元钱。

除开14岁的儿子车晓明,车勇还有一个大儿子,二十多岁,不过有智力残疾,反应迟钝,平时就在外打工挣钱。

深夜时分,当家里人聚集在一起安排后事时,大儿子只是双手插兜,呆滞地站在旁边,似乎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除开下一代,家里还有一位老母亲,八十多岁,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的老人已早早睡了。

用一家人的话来说,这位被害的中年母亲,虽然身高只有一米五,却是家里的顶梁柱。

3月29日,被害人的丈夫车勇(化名)独自坐在老屋门口。

如今,顶梁柱轰然倒下。

店铺邻居:事发前看到他们出现在店外

在警方发布通报后,三名作案的未成年人仅有14、15和16岁,这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据警方通报,三名未成年人都是雅安市本地人,封面新闻也从知情人处,拿到了疑似三人的合影照。

在三人的合影中,一名年轻女孩在镜头最前面,两名男生在后面,都是十多岁、一张稚嫩的面孔,让人很难相信,正是他们杀害了胡春丽。

在胡春丽小店的隔壁,是邻居王大姐的铺面,“我不敢进去看,太吓人了,谁想到三个娃娃那么狠。”平时,她也是一个人看着店铺,让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到记者提供的疑似三名嫌疑人的合照时,她突然指着合影中最后一个男孩,“这个娃娃我见过,27号当天,我看到他就在铺面对面坐着,我记得他!”

在这个小镇上,又有另外一名居民告诉记者,三名作案的未成年人,事发前一个月就出现在了街上,“那三个娃娃我曾经看到过,在街上到处闲逛,饿了就买点面包吃,看起来无所事事。”

30日凌晨,车勇(化名)老家正在张罗后事。

未成年人犯罪频发 现行法规引社会各界热议

3月29日,宝兴警方发布的公告引起社会关注,三名未成年人作案致人死亡,引发外界对未成年人犯罪的新一轮思考。

其实,发生在这个山区小镇上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并不是个例。

2018年12月,湖南省发生两起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杀害父母案件。

2019年3月,江苏盐城一13岁未成年人,在和母亲发生争吵后将母亲杀死。

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已成为社会关注热点话题,《刑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条款颇受热议,尤其是14周岁以下未成年人不负刑事责任;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应从轻或减轻处罚两项条款。

当前,也有不少法律界人士呼吁,将刑事责任年龄降低到12周岁;取消从轻或减轻处罚条款。

不过,提起未成年人犯罪,车勇一家人对此并没有什么概念。

“我们都是农村人,不懂未成年人这些法律。”坐在老屋前,他直言说,自己没想过“一命偿一命”,只想早点处理完,把妻子从殡仪馆接回老家安葬。

30日凌晨,夜已渐深,前来帮忙的邻里各自散去,车勇已满眼血丝、疲惫不堪。

十四岁的车晓明想不通,那个和他同年的十四岁少年,为何会参与杀害他的母亲。

如何应对未成年人犯罪? 多位全国人大表提倡“从源头治理”

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暴力犯罪,甚至杀害父母该怎么办?未成年人犯罪频发又怎么办?

今年全国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给予关注,并提出相关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刘守民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成年人犯罪以预防为主,打击不是目的。”

刘守民说,应该通过运用大数据的手段,分析梳理导致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从根源上进行加强管理。

其次,全国人大代表、雅安市雨城区第二中学校长庹庆明说,将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作为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一条途径,属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一种短期行为,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会扩大刑法适用的年龄范围,对未成年人成长极为不利。

对于未成年人犯罪频发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四川资阳市雁江区晏家坝村党支部书记查玉春也建议,希望未成年人保护法、婚姻法中,能进一步明确家庭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责任。特别是《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应增设对未满14周岁涉罪未成年人的预防、矫治章节。

可以看出,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更多地,是建议从“源头”预防未成年人犯罪,而不是单纯“降低刑事责任年龄”。

(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原标题为《十四岁少年的母亲 被另一位十四岁少年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