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郑爽变了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9-07-07 15:24 来源:澎湃新闻

郑爽变了?参加节目《我们长大了》录制和采访的记者讨论郑爽时,有一致的感受和疑问。

在娱乐圈里,自带热搜体质的明星并不多见。郑爽一度是出现在哪儿,哪儿就有热搜跟上,讨论范围从她的演技到她的恋情,从她说话的样子到她素颜的样子……

郑爽

作为一个流量艺人,郑爽却没有自己的官微,连工作室微博都没有在2019年更新过……和一般女明星不同,郑爽喜欢亲力亲为,亲自组织自己的粉丝群,有自己的粉丝app。

虽然以雷剧出道,但郑爽凭借其青春自然的形象,成为当时最被看好的年轻女演员之一。可后来她身上却是“为爱痴狂”的标签,因为爱情,她去整容;因为爱情,她一度暴瘦;甚至曾在自己的书里,一条一条描述对恋情的感受,毫不讳言对恋人的崇拜。从她过往参加的各种真人秀节目来看,她又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容易紧张的人。

变化似乎是从有了新恋情开始的。不再那么严苛要求身材,笑的次数变多,甚至也不避讳和男友一起出现在镜头里,除了工作是艺人以外,微博热搜中里引起讨论的次数在减少。

“这种变化是因为感情顺利了?”郑爽坐在化妆间,媒体们还没散去,郑爽已经让化妆师帮她卸妆。

“哈,其实我们也没有非常甜蜜啦,肯定没有一般情侣那样天天在一起看电影什么的,但是对我来说,已经非常满足了。他有时候有空,录节目会陪我,这种陪伴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溢于言表,迫不及待要分享的幸福甜蜜,和长时间以来微博上大家熟知的叛逆印象,似乎已经毫无关系了。

郑爽参加的《我们长大了》是个关注二胎的节目,除了她以外,马天宇和傅菁都是家里有姐姐。谈到接下这档节目的原因,作为独生子女的郑爽,毫不讳言是想来取经,“我以后想生三个小孩。”

【对话】

澎湃新闻:你接下这个节目。是想感受下有亲生兄弟姐妹的感觉?

郑爽:其实是因为一直很好奇,有两个或者三个孩子,是怎么样的相处状态。我想象的是一种很美好(的状态),但现实会还是跟自己想象不太一样。我们现在看的是小孩的部分,不是家长的部分,对于家长来说,肯定有两三个孩子,跟有一个孩子,还是不一样的。我问了很多有两个或者三个孩子那种父母,他都会觉得比有一个孩子更幸福,会觉得更圆满。

澎湃新闻:是因为自己是独生子女?

郑爽:对,会有这个原因。父母对每个小孩都有所期待,如果有两个孩子,可能我们俩不一定谁成,就是可以互相分担。

澎湃新闻:如果可以选择,有一个兄弟姐妹的话,你想选?

郑爽:希望有哥哥,我就是被宠的那个。

澎湃新闻:节目里有一个哥哥被要求带妹妹去医院,后来你发言时似乎觉得哥哥的压力太大了。如果你以后有小孩,你会希望说大的能够承担起责任吗?

郑爽:当然,我也会跟他灌输一些(观念),我们需要你去照顾她一下,因为毕竟你的年龄也比较大,但是我觉得要看他能担待多少的成分,不能让他自己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外。我觉得什么事情不要勉强比较好,就他自己能领悟多少是多少。

澎湃新闻:你会觉得自己成长过程里,没有兄弟姐妹,被帮助的时候太少了吗?

郑爽:在我有困难的时候,他们(父母)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我会有所期待的。这个时候特别希望伸出援手的人是父母。但我也觉得,有时候特别的爱是一种压力,要让他觉得轻松,我觉得那个很重要。但是让他感觉到有所依赖就行了。

澎湃新闻:在长大以后,有没有回过头来,觉得能理解父母以前做的事的时候?

郑爽:现在其实挺多的。像我刚开始拍戏的时候,一天就睡两三个小时,我妈特别不乐意,就到我们剧组来探我班,我妈妈一看我特别心疼,但是我跟我妈说,妈你千万别给我找事,千万不要跟我们老总反映这个事情,因为我妈就要找我们公司老总去理论,说这孩子累成什么样了,一定要跟你们老总理论一下。 我觉得事业很重要,你千万不要给我添事,就是这种感觉,真的是把我妈赶走了。

后来有一次拍戏,一天也睡很少,然后我妈这次没有经过我同意,就去找公司老总了,因此我每天就有了6到7个小时睡眠时间,我会觉得,我妈说话居然是管用的,而且我们老总居然没有骂我。以前我会觉得不想给别人添负担。但他们真的去找了的时候,会觉得你的爸妈还是很强的,可以替你平事儿,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添麻烦。

澎湃新闻:之前你和父母在节目也有相处过,现在还会觉得他们给你添麻烦吗?比如说跟你去剧组。

郑爽:现在我觉得无所谓,因为他们在我看来现在也是个宝宝。我会觉得,我就是一个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其实我应该是作为心智最成熟的,已经能够照顾他们的。我很享受这种照顾(他们的感觉)。

澎湃新闻:过去的那些矛盾,更多的是成长经历的问题?

郑爽:其实我在节目里说过一点。因为当时我比同班的人都小,有的时候作业做得不好什么的,真的是那种孤独感,我一个人在北京,然后就也没有什么可依靠的,因为我们的作品就是观察生活,卖包子卖苞米,你要模仿这些人,但是你知道我钱又没有多少,花那些钱又挺舍不得的,觉得同学又很优秀,感觉每个家底都很丰厚。那个时候的孤独感真的……跟同学又熟又不熟的,大家也说不上是不是朋友,也都是竞争关系,我们班一共就20个人,每一届就那么点人,在电影学院的这样一个环境下面,压力是非常大的,爸爸妈妈也对我寄予厚望。

那个时候真的是特别郁闷,非常,特别,郁闷。那时候有个小阳台,我站到阳台上面,看着操场,也不知道喜欢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就会觉得特别大的那种挺难受的感觉笼罩我。

澎湃新闻:那成名之后呢?成名之后还有孤独感?

郑爽:那就不是孤独感了。有时候更多的是压力,因为那么多人喜欢你,有人喜欢你,有人不喜欢,他们(不喜欢你的人)看到你失败的时候可能很爽,我也不想(看到这种情况)。我会变得特别能忍,特别能担事儿,我觉得有时候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慢慢忍着就没事了。因为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日子总得往下过。

澎湃新闻:你长大以后,有没有想着说去改性格?

郑爽:有啊,每次拍戏我爸爸妈妈都不放心我。觉得想让爸爸妈妈放心,想改一改。

澎湃新闻:你会是那种比较容易挑自己毛病的人?

郑爽:我一直在挑自己的毛病,我从来都不会很认可自己。

澎湃新闻:这段恋情给了你很大的认可?让你改变了?

郑爽:就是在一起很轻松,(他)会一直陪着我这样子。很温柔,我就会特别有安全感。对,就是不会觉得我很任性。长大以后,有时候说不太想那么懂事了,然后会有这样的感觉,就是想让自己任性一点,把自己当宝宝。

澎湃新闻:宠爱自己的表现是什么?

郑爽:能给自己买好吃的。同时订几份外卖。我可以请五天假,吃吃吃,然后再不吃。只能在假期的时候,不拍戏的时候,才可以放纵一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