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申请退出IEEE编委会的北大教授:希望学术归学术

澎湃新闻记者 廖瑾

2019-05-30 01:05 来源:澎湃新闻

5月29日中午,正准备给本科生答辩的IEEE NTC北京分会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张海霞从朋友处惊闻,“IEEE通过邮件宣布华为员工将被禁止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

“愤怒,惊讶,不敢相信。”5月29日深夜,张海霞向澎湃新闻形容当时的心情,“这违背了我作为一个科学家应该公平公开公正对科学问题发表意见的基本职业操守,这是我的底线。”

在本科生答辩结束后,张海霞当即打开电脑,敲下邮件,申请退出其所在的两个IEEE期刊的编委会,并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致IEEE主席的公开信》。

“我是北京大学的张海霞,IEEE的老朋友和资深会员。听到IEEE牵连美国对华为的禁令,要求撤销华为专家参与期刊审稿,我真的很惊讶。这违背了我从业以来,一直被教育和所坚守的科技底线……”她在公开信中写道。

张海霞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刊发的致IEEE主席的公开信。

“我希望IEEE一定要重视这个问题,作为一个非常有信誉的学术组织完全不应该犯这个错。”5月29日深夜,她向澎湃新闻表示,希望让学术归学术,让政治的去讨论政治,不要被绑架。

据介绍,IEEE,全称是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是一个国际性的电子技术与信息科学工程师的协会,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非营利性专业技术学会。其会员人数超过40万人,遍布160多个国家。IEEE致力于电气、电子、计算机工程和与科学有关的领域的开发和研究,在太空、计算机、电信、生物医学、电力及消费性电子产品等领域已制定了900多个行业标准,现已发展成为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国际学术组织。国内已有北京、上海、西安、武汉、郑州、济南等地的55所高校成立IEEE学生分会。

华为与IEEE联系颇深。据华为官网介绍,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华为面向全球学术界进行开放式创新合作。1999年,华为发起了高校科技基金,后更名为华为创新研究计划(Huawei Innovation Research Program,简称HIRP)。目前,有100多位IEEE和ACM院士以及数千名专家学者参与HIRP。

今年年初,华为在深圳成功举办IEEE P2413工作组会议。会上,华为提交了两类提案,涵盖了聚焦视频能力与融合通信能力的底层支撑能力以及智慧城市IOC、智慧园区、智慧机场三大场景和需求。

华为也有多位研究人员在IEEE担任主编、副主编等职位,比如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计算视觉首席科学家田奇,他就是IEEE Fellow。

以下为澎湃新闻与张海霞对话:

澎湃新闻:您什么时候得知“IEEE宣布华为员工将被禁止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

张海霞:今天(5月29日)中午从网上看到消息,其他朋友也在朋友圈讨论。但IEEE还没给我发邮件。我已经发邮件去跟IEEE确认,还没收到回复。

澎湃新闻:您听到消息后,什么心情?

张海霞:愤怒、惊讶、不敢相信。因为我参加的是一个学术组织不是一个政治组织。我参加的是学术组织就代表我在里面表现的是我的科学属性,应该保证其公开公正公平。

我不要针对任何一个人或者任何一个团体。我之所以愿意担任该期刊杂志的编委,我愿意参加该组织,因为我在这里跟大家说话,说的是我针对科学问题的看法,我不是针对某个人的看法,不是针对某个团体的看法。

IEEE的做法违背了我作为一个科学家应该公平公开公正对科学问题发表意见的基本职业操守,这是我的底线。

澎湃新闻:我们看到网上消息,邮件针对的是“colleagues from Huawei”,具体哪些人会受到影响?

张海霞:如果是跟华为相关的,比如从华为聘请的专家去评审论文应该都会受到影响,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义,但是我认为这样一封信最起码是不应该出现一个专业学术的讨论里。

澎湃新闻:这涉嫌歧视?

张海霞:这不是歧视,这是底线。我作为一个科学家,应该对问题发表科学的看法。你为什么在一个学术组织任职?是因为你在这个学术组织任职,大家都讨论学术问题。你担任每一个杂志的编委,是因为你对投稿这个杂志的科学问题负责。怎么负责呢?你就应该找到最有经验的和这个领域相关的专家发表最客观的看法。不管这个人是不是来自华为还是来自哪里都没有关系,只要他有资格就可以。我不要人被绑架,我也不要被人去提出各种不客观的要求。

我作为科学杂志的编委,我最起码要保证我邀请的人他够专业。这个专业跟他在哪没关系,跟他在哪个公司没关系,跟他是哪国人都没关系,要求的是专业属性。他要能够发表客观的看法,这是最重要的。

澎湃新闻:您发表《致IEEE主席的公开信》,表示要申请退出您所在的两个IEEE期刊的编委会。发出邮件和公开信后,您有预计到会有哪些结果吗?

张海霞:没有想有哪些结果。我只知道它如果不专业,我就没必要跟它玩儿,我就没必要成为它组织的一员。如果它专业的话,那我也可以继续跟它专业地工作。我要做的就不是一天到晚跟政治挂钩的事。

澎湃新闻:您认为是什么导致了IEEE会有此次的行为?

张海霞:政治,政治,过度的政治,政治强压的结果造成了让大家都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过度的政治施压会让学术变样,这是最不可忍的。

澎湃新闻:目前除了您之外,有不少教授专家也在申诉和呼吁,您希望有哪些结果?

张海霞:我希望IEEE一定要重视这个问题。作为一个非常有信誉的学术组织,完全不应该犯这个错。不过他们现在还没有大规模地去扩散这个消息,我希望这个组织可以尽快改正。

打住,必须要打住。如果继续,就会让大家认为这样一个学术组织、国际化的组织不存在了。它的信誉崩塌了。

我并不是要报复谁,都没有意义。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学术归学术,让政治的去讨论政治。今天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申讨这件事,不只是中国的科学家。

澎湃新闻:接下来,您还有哪些打算?

张海霞:还没有进一步打算,我想看IEEE的回应。如果他们的做法很专业,我还是会努力为这个学会做贡献,如果他们不专业,我就会考虑跟国际上的同行去做我们非常专业的事,这个事情绝对是不能任由其发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