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博士的114次庭审:宣判前一天检方撤诉,期盼改判无罪

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2019-05-15 06:59 来源:澎湃新闻

听到检察院撤诉的消息,身边的人欢呼雀跃,而站在被告人席的孙夕庆一时没缓过神儿来,“就这样结束了?”

5月10日,山东潍坊高新区法院宣判。刑事裁定书显示,宣判前一天,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撤回了对孙夕庆等3名被告人的起诉。

今年55岁的孙夕庆是一名清华海归博士。16年前,他动员7名海外博士一起回国,后来到山东潍坊创立中微光电子(潍坊)有限公司(下称“潍坊中微”),孙夕庆担任董事长兼总裁。他没有想到,自己多年之后会因为这家企业而身陷囹圄。

2014年7月底,潍坊中微发生董事会纠纷,之后孙夕庆被免去董事长和总裁的职务。一个多月后,公司董事姜辉昌向公安机关举报孙夕庆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财产。随后,孙夕庆被捕。

庭审笔录显示,这个案件4年来经历了114次庭审。参与庭审的三名律师都表示,一个案子经历如此多次庭审,在其执业生涯中“史无前例”。

曾被羁押三年半的孙夕庆坚称自己无罪,他认为自己遭到公司董事的构陷。庭审中,他不放过每一次为自己辩护的发言机会。

如今,虽然检察院撤诉,但未获无罪判决的孙夕庆仍不服。5月15日,他将与另一被告人乐成文向潍坊中院提交上诉申请。

孙夕庆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股东纠纷引发刑案:“把事儿推给孙夕庆”

2014年7月26日上午,潍坊中微总部发生董事会冲突,之后创始人、董事长孙夕庆遭股东“扫地出门”。对于当天发生的情况,当事双方说法不一。

孙夕庆称,当天在股东带领下,数十名社会人员闯入公司,逼迫其离开了公司,而该公司董事则否认了此说法,称是通过正常程序将其罢免。

案卷材料显示,冲突发生一个多月后,潍坊中微的董事姜辉昌到潍坊市高新区公安局报案,称2004年11月至2014年8月,孙夕庆在担任潍坊中微董事长期间,多次利用职务便利侵吞挪用公司财产,要求公安机关处理。

2015年2月3日,孙夕庆被潍坊高新区公安带走。5天后,潍坊中微占股的常州中微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中微”)总经理乐成文,作为同案犯也被高新区公安带走。

和孙夕庆一样,乐成文在看守所被羁押了3年6个月。

2019年5月11日,同样被检方撤回起诉的乐成文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孙夕庆被带走后,潍坊中微的几名股东曾与他多次联系,目的是让他配合公安,“把事儿推给孙夕庆”。

乐成文回忆,2015年2月6日上午,他突然接到潍坊中微董事张彦伟电话。张彦伟是2003年同孙夕庆一同回国的海归博士,曾任公司副总裁。

“在电话里,他说等下安排朋友过来,你配合一下公安取证,涉及到孙夕庆职务犯罪的事情。有事就推说是孙夕庆干的,和你无关。”乐成文回忆。

当天中午,来自潍坊市高新区公安局的两名民警和一名律师来到乐成文公司调查取证。后来乐成文才知道,参与的律师是由潍坊中微董事委托的刘新亭律师。

乐成文说,当时在律师主导、两个民警参与下,让他按要求做笔录,指控孙夕庆存在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情况。

乐成文做完笔录后被带到潍坊,随后被以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刑拘。“你们公司股东之间的内部矛盾,为什么要扯上我?”乐成文至今觉得自己很冤。

乐成文妻子程芹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说,乐成文被带走一段时间后,潍坊中微的董事张彦伟等人还找到乐成文家人商讨案件情况,希望家属帮忙和乐成文沟通,“把事儿推给孙夕庆”。

在电话录音中,潍坊中微原资本管理部部长张连山说,当初公司股东只是跟孙夕庆有纠纷,本来只是想对付孙夕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给乐总也带进去了”“局面失控了”。

乐成文及家人说法在庭审中获得证实。一审庭审中,乐成文辩护人提交了常州中微的公司监控录像,以及家属和潍坊中微董事的沟通录音。

一审时,法院未对上述录音真实性提出异议,同时将乐成文2015年2月6日、7日所作的三份笔录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法院认为,“经查,无法排除律师在制作笔录现场出入的可能性。”

孙夕庆站在他设计的5G智慧塔前。他有了新的创业方向。受访者供图

114次庭审:“不放弃每一次辩护机会”

2015年11月,孙夕庆被当地检方提起公诉,被指控的罪名为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和职务侵占罪。

高新区检察院指控:孙夕庆在担任潍坊中微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通过违规转账、报销等方式,非法侵占公司财产共1292万余元;2012年12月至2014年1月,孙夕庆和乐成文串通,为常州中微分两次虚开3683万余元发票,用于抵扣税款535万余元。

孙夕庆、乐成文在庭审时均表示,上述指控不存在,并逐条进行了自我辩护。孙夕庆辩护律师王学明回顾,从一审第一次开庭,控辩双方就对指控罪名、在案证据等内容进行了激烈辩论。在庭审过程中,两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又陆续提交了不少新证据,这些证据都进行了各方质证。

庭审笔录显示,该案一审进行了28次开庭。

2017年7月11日,潍坊高新区法院对孙夕庆、乐成文案作出一审判决。关于公诉机关指控孙夕庆构成职务侵占的事实,高新区法院不予认定。法院认为,五笔指控的职务侵占款项中,有的无法排除合理怀疑,有的事实证据不足,无法形成完整证据链条,故认为指控不成立。

一审法院认定,潍坊中微和常州中微以尚不存在的金坛项目、上海室内灯项目虚开发票1346万元,常州中微将上述税款195万元用于抵扣。作为两公司的负责人,孙夕庆和乐成文均参与了实施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行为。

高新区法院认定孙夕庆、乐成文均构成虚开增值税发票罪。两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

孙夕庆、乐成文对一审判决均不服提出上诉。高新区检察院也对一审提出抗诉。

二审开庭一天后,2017年11月22日,潍坊中院作出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诉讼程序违法,决定撤销原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

2018年5月,该案重审一审在高新区法院开庭。8月,已被羁押3年6个月的孙夕庆、乐成文先后获法院批准取保候审。

直至2019年4月4日,法院召开重审第85次庭审,随后宣布休庭。加上一审和二审庭审,该案前后经历了114次庭审。

孙夕庆辩护律师司徒一平认为,庭审持续时间如此之久的主要原因,是被告人和辩护人在庭审中提交了大量新证据。特别是被告人在取保候审后,又搜集了大量自证无罪的证据。

司徒一平说,这个案件中的两名被告人都有高学历,很重视自我辩护的机会。几乎在每一项证据上,都会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

经历了“马拉松式”庭审,孙夕庆觉得自己好像从一个工程师成了“半个律师”,整个脑子都是案子,“我从内心确信自己没有犯罪,不会放弃每一次辩护的机会。”

宣判前一天,检察院提出撤诉,获法院准许。图为法院裁定书。受访者供图

公诉人出示关键证据,宣判前一日检方撤诉

检方对于孙夕庆的指控中,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存在的争议最大。孙夕庆多次在庭审上表示,检方指控的三项虚开发票行为,实际上已经在税务局足额缴纳过税款,并要求向税务部门调取相应证据。但该证据一直未获调取。

2019年3月27日,离重审第一次庭审已过去近一年时间,关键证据出现了。

当天,在审判长的要求下,公诉人调取并出示了两份记账凭证:潍坊中微公司2013年1月15日编号“55376”的记账凭证和2014年2月28日编号“00163”的记账凭证原件,两份记账凭证附有完税证明:由山东省国家税务局出具的“税收电子转账专用完税证”,由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家税务局出具的“税收完税证明”。

这两份“完税证明”所对应的应纳税额,与潍坊中微分别于 2013年1月9日和2014年3月7日足额缴纳一致。也就是说,“完税证明”证实,潍坊中微已经向税务机关就涉嫌“虚开”的两笔增值税发票进行了纳税申报并足额缴纳了增值税款。

对于公诉人提交的这份证据,孙夕庆辩护律师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孙夕庆辩护律师王学明表示不解:“这么重要的证据,本可以直接证明当事人不构罪的证据,为何迟迟不调取、不提供?”公诉人未对此作回应。

2019年4月4日,法院休庭。5月6日,孙夕庆、乐成文及其辩护律师均接到法院通知,将于5月10日对该案宣判。

“对于当天的判决,不管是有罪还是无罪,我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孙夕庆说。

5月10日,高新区法院对该案作出宣判。刑事裁定书显示,5月9日,高新区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向法院申请撤回对被告单位潍坊中微、被告人孙夕庆、乐成文的起诉。

潍坊高新区法院认为,高新区检察院在判决宣告以前申请撤回起诉,符合法律规定,准许其撤回起诉。

不少参与旁听者都为孙夕庆高兴,而站在被告人席上的他却感觉“很不是滋味”,“开了这么久的庭,只是以撤诉收尾?那我们被关了三年半,每天在这里辩论的意义何在?”

不服撤诉,提出上诉请求直接改判无罪

戴着银色半框眼镜,穿着齐整的细格子衬衣的孙夕庆,和9个月前刚获取保候审时相比,多了一份镇定。

当年他刚被押入看守所时,很难适应失去自由的生活,夜里睡觉经常突然惊醒,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

看守所来了个清华博士,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段时间后,不少管教民警、嫌犯,开始向这位博士交流、请教。嫌犯中有的请教如何开商铺,有的请教如何搞营销,民警则多向他请教子女教育问题。

孙夕庆说,在看守所里,除了准备庭审,其他闲暇时间,他给身边人教英语、讲经济、谈教育,“不管怎么样,也算对身边人做了点贡献。”

走出看守所后,孙夕庆又要重新适应新的生活。“在里面,只有几个色调,而出来则眼花缭乱。”孙夕庆说,刚出来的日子,发现自己表达方式也变了,没有了“高度概括性”,说话更啰嗦了。他觉得,或许是和在看守所时身边人的交流习惯引起的。

谈到过去四年多给自己带来的影响,孙夕庆说:“对生活、生命更加珍惜,以前的经历都比较顺利,处理问题更多的是从顺境考量,而现在会拿出相当的份额,来考虑可能出现的不利局面。”

对于检察院在宣判前一天撤诉,孙夕庆仍然不服,“我希望要一份无罪判决”。5月15日,他将与另一被告人乐成文均向潍坊中院提交了上诉申请。

对于今后的事业,孙夕庆仍打算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发展。他正在探索建设一种平台——在原来传统灯杆的位置上打造一个集合5G通讯基站、智能交通监控、AI物体识别等技术的智慧平台。他介绍,目前已经组建新的团队,正在执行该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