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叶:月嫂的兴起与私人生活的变革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仇叶】

一、满月酒与月嫂

今年冬天,我妹妹顺利诞下了一个可爱的宝宝,宝宝生的白净乖巧,甚是讨人欢喜。第一次去妹妹家探望他时,小家伙饱餐了一顿,正舒舒服服地躺在摇篮里,见我们一群亲友过来,圆溜溜的眼睛东看西看,显得精神气十足。

他看我们大人好奇,我们看他亦是趣味的很,尤其是像我这样的“老阿姨”,自然忍不住要去逗弄逗弄,一会摸摸这,一会摸摸那,还要试抱试抱。小家伙并不怕生,刚被抱起时还咿咿呀呀地叫唤,但很快,我们过于频繁且不熟练的动作让他变得烦躁不安,委屈地皱了几下眉就“哇”地大哭起来。

孩子一哭,我们一群人自然收了手脚。不过,第一时间过来安抚他的却不是妹妹,妹妹竟和我们一样看着小孩皱眉哭的样子一起大笑了起来。一个我并不相识的陌生妇女,娴熟地抱起摇篮中的宝宝,一手托住宝宝的身体,另一只手轻轻抚背,而孩子也很快在温和的拍打中止住了哭声,小脸恬静地躺在她的臂弯中。

我原本以为这是妹夫家某个我不熟知的亲戚,听妹妹说才知,她是家里从月子公司雇来,专门负责照顾产妇与孩子的月嫂。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在孩子满月酒的当天,我又频繁地听到亲朋好友们对育儿与月嫂的讨论。与我同坐的大多是叔叔一辈的亲友,他们与我的父母同龄,年龄在50到60岁之间,大多已经当上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因而,孩子与孩子的照料显然成为了饭桌上的热议话题。

一个叔叔感慨道:

“现在的孩子真是福气好,六个大人围着一个小孩,爷爷奶奶也疼,外公外婆也疼”。

另一个阿姨也马上接上话头:

“六个还管不好,还是请月嫂的好,我是不要给他们去管的。泡个奶粉,你用嘴试个温度,女儿就说你不卫生;你用手吧,她说还要用手背,麻烦得要死。我是不要带的,花钱请月嫂,自己多少舒服啦”。

这个阿姨也是最近刚刚当了外婆,她的话显然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听她绘声绘色地说泡奶粉的场景,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并纷纷补充道:

“衣服穿多穿少也是个事”,“睡个觉还要注意圆头扁头”,“尿不湿放不平不舒服咯”……“各种事体多得很,管多了反而是矛盾”。

这些父母最后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老人还是自己多锻炼身体、自己过得开心好,宁可多花点钱请月嫂,自己轻松,子女们还满意。

我从本科开始就一直在异地求学,尤其是读博以来一年回家的时间很少超过一个月,对家乡的变化并不十分熟悉。我原本以为在坐月子期间雇佣“月嫂”主要是大城市小部分家庭的选择,没想到在家乡也已经成为了比较普遍的现象。

更为有趣的是,妹妹的月嫂在满月酒那天就结束了服务工作,次日晚上,我看到妹妹的朋友圈就更新:“没有月嫂的第一天,累到想死”。这条朋友圈既让我莞尔,又再一次说明,月嫂作为一种特殊的护理职业在一些地区已经逐步兴起,并深刻地进入到人们的生活中,赋予传统的坐月子以新的内容。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获取更多RSS:
https://feed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