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小调查:只有38%的人认为自己是幸福的

今天想问问大家,你人生中感到幸福的时候是什么?

对我来说,能够和自己爱的人保持一种亲密的互动,就是我人生最重要的幸福感的来源。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与陪伴,让我在许多困难和虚弱的时刻,都始终能充满希望感。

毫无疑问,我相信幸福在不同人眼里有不同的意义,每个人对于幸福的体会和获取的能力也有所差异。

前两天,我们发起了关于幸福感的问卷调查,在回收的两万份有效问卷中,17.17%回答者为男性,81.61%为女性;55.11%为单身,30.37%的受访处于恋爱关系中,12.17%已婚,另有2.35%为离异或丧偶。

我们调查了大家对于当下幸福程度的主观评价,选择“非常幸福”和“幸福”的人数占到总体的4.00%和33.93%。也就是说,仅有38%的人能够肯定地说,自己是幸福的。

不同性别的幸福感有显著差异,选择“幸福”和“非常幸福”的女性分别占所有女性受访的35.24%和4.23%,相对应的男性比例则为27.75%和2.96%。

中年人竟然主观幸福感最高。年龄与主观幸福程度成正比(p<0.05),其中,35-44岁人群选择“幸福”的比例最高,为40.24%;这可能是因为这个年龄的人,生活中的不确定感已经变少了很多。

收入越高,主观幸福感也越高。受教育水平越高,主观幸福感也越高。看来无知的人最幸福的结论是不成立的。

常住地的发达程度与幸福程度无显著相关关系;大城市的孩子不必羡慕三四线城市的孩子。

健康程度、外貌满意度、学业/事业成就、家庭经济状况均与幸福程度成高度正比(p<0.01);家庭越和睦、亲密关系越和谐,主观幸福程度也越高(p<0.01)。美丽、健康、聪明、金钱、关系,都确实和更高的幸福感相关。但也有可能是更幸福的人,能够取得更高的成就,对自己的健康和外表更满意。

针对社会资源/社会关系(主要指能够为学习、工作发展提供帮助,以获得更好机会或前景的关系或资源)情况,我们也在调查中请大家作了评分。

结果数据显示,在认为自己社会资源“非常充足”的人群中,有61.12%认为自己“非常幸福”或“幸福”,这个数字远高于全体人群中的38%。可以看出资源和幸福感的关系真的很大。而资源极度不充足的人群仅有13.17%选择了“非常幸福”或“幸福”。

从婚恋状态来看,恋爱人群和已婚人群的主观幸福程度更高,选择“非常幸福”和“幸福”的总占比分别为49.20%和50.94%,远高于普通人群的38%,看起来统计学意义上,婚姻是使人幸福的。

相比之下,单身和离异丧偶人群的占比仅为28.85%和37.96%(是的,单身人群幸福感最低 orz)。

值得一提的是,外向的人更容易感受到幸福。认为自己是外向性格的人群中选择“非常幸福”和“幸福”的比例明显高于认为自己内向的人和不确定的人。

我们还调查了大家对于幸福的理解。1.“拥有足够的金钱”、2.“美满和睦的家庭或亲密关系”以及3.“自我价值得到实现”是被最多人认同的幸福的3种内涵。不要怀疑,钱的排名是最高的,其次是爱,最后才是自我。

有梦想的受访者也更容易感到幸福,比普通人群中感到幸福的比例更高。

除了问卷之外,我们还做了几个定性访谈,找到几个当下感到非常幸福的人,了解了他们的故事。

幸福的来源1:

“成为母亲的第五年,我没想到自己能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小希,女,35岁,教师

上周末带5岁的女儿去好友家做客,朋友和女儿开玩笑说,你妈妈是大坏蛋,总是凶巴巴的。没想到她恶狠狠地反驳“不许说我妈妈的坏话,我妈妈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妈!”当时把我感动坏了。

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我一直和爸爸一起生活,完全不懂得怎样和妈妈相处。后来做了中学老师,看到许多孩子在青春期叛逆的巨变,如果是自己的孩子我肯定也没辙,所以其实我原本特别抗拒生小孩。

但她还是来了。养孩子当然很累,从喂母乳时起,我就又体会了痛不欲生的感觉,开奶特别疼,比生孩子还疼。

可她开始慢慢长大:她是那么依赖我,生病时会哭着说很想妈妈,遇到问题会想起我教她的事,说“妈妈是这样告诉我的”;看到我不舒服,她小小年纪就会紧张地询问,还会把衣服给我披上。她真的给了我很多意想不到的感动。

和我所经历过的其他带有目的性、功利性的付出不一样,养孩子对我来说是唯一一种彻底不考虑回报的、无条件的付出。以前我凡事只考虑自己,现在总会第一个想到她,什么好的都想给她。是她让我发现了,原来我的生命还有这样一种可能。

而当我发现,她把我当作她的全世界的时候,我能感到自己对她来说的无可替代,被需要、被信任的幸福真的令我很满足。

幸福的来源2:

“放下成功的执念以后,爱好本身就是幸福”

小鱼,女,23岁,驻唱歌手

四岁起我开始学习唱歌,成为歌手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梦想。

可因为基因作祟,我遗传爸爸,从小就很胖。大学时期从校园十佳脱颖而出后,我报名参加了一个全国选秀比赛,顺利晋级却在一轮地区总决赛遭遇内定淘汰。主办方告知我,我在外形上太吃亏,是没有市场的。愤怒之下,我又陆续参加了一些其他比赛,想靠实力为自己证明。可没想到,诸如此类的问题只是重复上演。

这段经历让人心灰意冷,导致后来有一年时间,我拒绝去公开场合表演,就整天窝在家里,几乎不出门,拒绝和父母沟通,甚至有点仇视爸爸,并且开始暴饮暴食。

直到一天深夜,我无意间听李宗盛唱《山丘》,那个旋律和歌词一直在脑海中萦绕,其中的一句:“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网络上都说,少年不听李宗盛,听懂已是不惑年,但我在少年时就体会过了他的唱词。

一首《山丘》似乎点醒了我。我意识到,复杂的人生中,绝大部分事是不在我们控制范围内的。时不我待,如果有一件事是我们真心热爱的,就应该不求回报地去享受它,享受做这件事时的自己。

于是我来到上海,通过朋友介绍入驻了一家live house,重新回到聚光灯下唱歌,我面试的曲目就是《山丘》。到现在近一年过去,终于我慢慢地放下了所谓成名做歌手的执念,只把自己完全交还给音乐、交还给自己。

放下成功的执念以后,我才发现爱好本身就是幸福。能够自由歌唱的每一天,哪怕我什么都没有,我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幸福的来源3:

“没有任何一种幸福感,能够替代思考的快感”

Mia,女,26岁,研究员

作为一名母胎单身狗,我目前幸福感的最大来源是从独处中获得的。

受成长经历和自身性格的影响,社交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所以生活中的很多时光我都选择独来独往。

一个人呆着的时候,阅读是我最常使用的独处方式。我喜欢看有深度的书,尤其是专业理论类的。看书时,我会觉得自己身处在深海,并且不断向更深的海中游去。阅读让我突破自己认知的极限,获得理性的超越,这种快感仿佛会在我的灵魂深处发酵。

阅读也会督促我内省,督促始终对自己有所要求,不论身处何处,都保持思考的习惯。

我认为独处是最有价值的社交形式之一,而凭着阅读和思考,我相信可以陪伴自己往更深处走去,往更有趣味的方向走去。在思考中,才会有新的东西持续地介入你的生命,和你发生联系。我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看到了自己的更多可能。

我想这感觉应该和谈恋爱保持新鲜感差不多吧。

幸福的来源4:

“来,请你吃我种的红薯。”

黎叔,男,57岁,退休

人就是这么矛盾,年轻的时候总想着退休,真的快退休的时候其实又舍不得,甚至还有些害怕面对这种身份、角色的转变。

今年刚开始闲下来的时候,真的感觉日子很难熬,每天最害怕就是天亮的时候,不知道醒来可以做什么,总感觉自己没有价值。

后来我就想明白了,这种痛苦大抵是因为我总试图找到以前上班的状态,可我其实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人生阶段,与其想要恢复到从前,不如重新过另一种生活。

于是我搬到了山上去住。重庆夏天热,我和老婆商量着在山上买了一套不大的房子,还带有一块菜地。夏天市区里得有40多度,山上就20来度,吹着自然风,没有了城市里的喧嚣,每天看着日升日落,感觉真的像神仙一般。早上起床散步,打拳,然后去菜场买菜做饭,下午泡茶,也上网看电视,再去菜地里转转,哦对,明年就能吃上自己种的红薯了。

曾经向往的归隐的日子,没想到在退休后的第一个夏天就实现了。那是一种细水长流,平淡却不平凡的感觉,我把它称之为幸福。

幸福的来源5:

“我开始对另一个生命负责”

阿草,女,27岁,审计

到今年,抑郁症带给我的痛苦并没有在药物的作用下得到减弱,甚至因为一些其他的打击,我的病情愈发严重。我一个人生活在澳大利亚,站在海边的时候,我常常会幻想着,如果我身体里的悲伤也可以被海水吞没,带去我再也看不见的地方就好了。

有一次特别难受的时候,我给朋友打了3个小时的电话,最后,我决定听她的意见去养一只狗。如果我可以对另一个生命负责,可能我也会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了。

嘟嘟来到我家的时候刚满一岁,为了照顾好它,我必须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下班后我要定点定时的带它出门遛弯,给它买玩具、狗粮,带它洗澡,看医生,感觉生活一下子就被填满了。

有了它以后我确实有所好转,注意力分散,很少有闲暇的时间再去掀开那些痛苦的伤疤,但有时候,尤其在夜里,我还是会感到难受,眼泪不自觉地就掉下来,而嘟嘟总会跑到我身边,跳上床,钻到我怀里舔舔我,它的眼神消弭了我所有的孤单和无助。

我想,嘟嘟的到来让我一方面因为看到了它身上的那种最天然简单的快乐和活力;另一方面,它也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在这个世界上,我开始有了牵挂,开始从这阴郁的生命中,看到了一些幸福的星光。

幸福的来源6:

“透过共享资源的眼光,我不再害怕动荡”

斌,男,30岁,民宿主理人

五年前刚毕业不久,我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低谷。

一心想要开民宿的我,从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岗位离职。但由于缺乏经验,也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和客观准备,创业进展得非常不顺,几度受挫后,全面危机感的突然袭来,对自己的未来我感到一片迷茫,甚至抑郁。

百般无奈我向读研究生时的导师寻求帮助。他告诉我,无论做什么事,你需要找到资源。人们通常用“问题视角”看待自己的处境,总是看到很多难题。但是人们更应该学会用“资源视角”看这些问题。

你身边有哪些东西可以用来帮助你?我于是开始重新树立自己身边的资源。首先我通过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的转介找到了一位咨询师,他陪伴我疏导我的负面情绪,教我管理压力。

然后我通过种种人际网络,认识了多个领域新的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创业伙伴,也找到了资金。两年后我们的第一家民宿顺利开张,可以说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在于,我从没想过自己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由许多人共同成就的,情理之中则是,恰恰是凝聚了多种资源,它才得以成功。

而这段经历给予我的最大收获就是学会善用资源。当你透过一种资源共享的眼光,看待周围的人和环境时,你会发现一切都是充满可能性的。

资源意识会帮你开辟出一个观察世界和解决问题的新视角。包括钱,它也不是存在银行里等待被花费掉的“死物”,它应该是一种可以用来撬动更多可能性的资源。

当你从这个视角出发,你就能把自己和他人、自己和环境、他人和环境全部连接起来,你们共同的价值就会发生流通,且达到最大化的效益。

与此同时,你自身的能力和价值也会随之提升,这又会使你成为一个能够反哺他人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我想我确实获得到了某种抓得住的、令我觉得很踏实的幸福感。

今年,在经济环境大萧条的背景下,我们筹划的第二家店即将落成,它的构建成本大部分来自我们第一家店沉淀下来的原始会员参股,还同时得到了几位来自国外住客的投资。

学会资源共享,即便面对动荡,我想未来我也不会再迷茫。

在访谈中,我发现了一个感受到幸福的途径:去谈论幸福,去接触有幸福感的人。

而我想,我们每个人,只有更能够理解自己幸福感的来源,才能够让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成为可能。

今日互动:你的“幸福感”又来自哪里呢?来留言区告诉我们吧~

KY作者 / 大霸 & 47

数据 / Mikasa

数据可视化 / lulu

编辑 /KY主创们


获取更多RSS:
https://feed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