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智森:向海内外华人同胞乡亲们拜年祝福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智森】

时光进入二月,与北半球美国破历史纪录的低温相反,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却是创纪录的高温酷热,于此同时,悉尼中国新年气氛也像气温一样越来越热烈。

悉尼市政厅的系列中国新年庆典,一直享有除中国大陆以外海外最大的中国新年庆典活动之名号,其中包括悉尼歌剧院、悉尼大桥除夕亮红,华贸会的高规格中国新年灯会,众多华人社团层出不穷的宴会及丰富多彩的表演,各个商场借机营造春节喜庆气氛促销等等。

正如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称的,中国新年已经成为澳大利亚多元文化日历上的一个最具活力的全国性节日。如今在澳大利亚随处可见对中国文化的喜爱,仿佛与上世纪80年代中国年轻人穿着印有英文字样的T恤为荣一样,而文化崇拜是一国经济实力崛起的折射。作为海外华人,我们为之自豪。

莫里森在墨尔本参加迎猪年春节庆典活动

这种气氛勾起了一个天涯游子的浓浓思乡之情。笔者上世纪80年代末来到悉尼定居,如今已经是第30个年头了。少小离家乡,老大也没回,而今乡音无改却鬓毛已衰。回头一看,感慨万千,家乡故国在这些年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人生的轨迹往往是,年轻时精力旺盛,壮志凌云,一心想远走高飞,满脑子只是闯荡立业,仿佛天下都是自己的舞台。随着年岁渐长,阅历智慧渐增,少了些好高骛远,多了点理性淡泊。开始念旧,开始思念家乡,开始眷恋故国。

我的故乡是号称中国第三大岛、长江出海口的崇明岛。我小时候家乡很贫穷,乡下除了一条通往县城的公路,其他都是泥土路,一到下雨天,走路非常艰难。房子都是草房,很少有青砖白墙的瓦房,更不用说楼房了。

我的父辈每天长时间劳作,但收入很低,生活十分清苦,物质供应也比较少,很多东西是凭票的,吃肉是天大的享受,衣服只能新年有一件,上学自己走路去,没有医保等任何国家发的福利,年轻人不太有机会上大学,也没有什么就业机会。

最近几年我经常回去,见证目睹了家乡的巨大变化。四通八达的水泥道路,路边是50米纵深的富有层次的绿化树,整个崇明岛就像一个美丽的大花园。当地领导告诉我,崇明现在的规划建设定位是打造世界级的生态岛,成为长江三角洲的中央花园。

目前崇明岛已经楚楚动人,魅力十分了,那让人忘却尘世的森林公园,回归自然的东滩湿地,清波粼粼的明珠湖,乡情浓郁的农家乐等等,无不让人陶醉,流连忘返。我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崇明大气智慧规划、大资本人工建造的这样一个大规模现代自然生态环境,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

东滩晨曦,图片来源:崇明官网

我刚到澳大利亚时,非常感慨当地居民的生活环境,与我的家乡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最近几年我回家乡,看到农民乡亲们住的是漂亮的别墅楼房,还用上自来水、抽水马桶、煤气灶。很多家庭有车,出门至少是电动车代步。国家对农民发放各种生活津贴,提供比以前优越许多的医疗服务。

以前农民兄弟们每天十几小时艰辛劳作,面黄肌瘦,现在开始谈论养身减肥,讲究少吃肉类少吃饭,流行的生活方式是走路锻炼,唱歌跳舞,打牌搓麻将。种菜变成一种享受,很多人家还有雅兴种花养草美化家居。我在想,古时陶渊明崇尚的田园生活可能也就是如此吧。

以前大家羡慕澳大利亚人民的生态环境,生活方式,而今天我们家乡父老乡亲的生活环境、幸福度不逊色于其他国家居民。


获取更多RSS:
https://feed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