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婷:我们村有wifi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婷】

今年回家,似乎家家户户都装上了WiFi。

作为一个离县城四十分钟车程的远郊农村,普遍装上WiFi,是最近一两年的事情,最早的一家大概是在5年前。一开始只是有青年常年在家的家庭安装了WiFi,之后陆陆续续一些只有中老年人常年在家的家庭也开始装上了。

WiFi之所以这么快在村里流行开来,有很多方面的原因:

一是,原来家家户户都有电话线。

其次,WiFi并不贵,一年600多元。而且大部分WiFi和手机套餐绑定,原本每个手机一年也大概要消费400元左右的样子。

再者,也更为重要的是,一大批在村的中老年人开始用智能手机。

中老年人开始使用智能手机也是最近几年的事情。一开始是一些在外打工时间较长的、村庄中的“新人类”——主要以男性为主,之后一些中年女性,甚至是中老年人也开始使用智能手机,比如我60岁的姑妈是去年开始使用的。

智能手机的使用,与非智能手机不同。后者门槛较低,只需知道手机的几个按钮,记得几个人的名字即可;前者有一定的门槛,要么会用手机手写,要么会拼音等其他输入法,越多功能开发,难度越大。不过一些基本的功能,只要有小学文化,只要学会如何打开视频和发语音微信,基本上也可以顺利成为智能手机一族。

智能手机和WiFi的使用,正一点点改变农民的生活。

资料图:视觉中国

一、个体闲暇生活的变革

智能手机和WiFi的普遍使用,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农民闲暇时间剧增,但是却找不到一种较好的休闲方式。

农业生产的技术化及家电的使用使男性和女性都从农业生产和家内劳动中解放出来,农民开始拥有大量的闲暇时间,因此如何打发闲暇时间成为一个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打麻将是村内中老年人打发闲暇的主要手段,此外就是看电视、串门聊天。但最近一两年,凑一桌麻将愈发“艰难”了。最大原因是村庄中人们的闲暇生活安排不再同步,或者说不在同一个空间安排自己的闲暇时间:

一部分在家务农或从事养殖的中年男性开始上镇里打麻将,

还有一部分时间较为碎片化的男性,开始用手机打麻将(农村最近开始流行一种本地在线麻将群,在手机软件上开房间打麻将,这种方式很容易凑桌,时间灵活)。

少数女性也会去镇上打麻将,但只是少数,因为一些女性不会骑摩托车,且女性经常去镇上打麻将,也要听一些口舌。大部分女性基本上还是在村庄中消遣时间。

在丘陵地区居住并不集中,一个20户左右规模的自然村,仅依靠中老年女性凑成一桌麻将,并不简单。其中还有一些因新仇旧怨不愿在一起打的,有时还要从邻村叫人才能勉强凑一桌。

此外,打麻将也是一种容易产生矛盾的休闲方式,且产生矛盾的概率逐渐增大。打麻将金额越来越大,是主要原因。

打麻将(资料图/视觉中国)

麻将桌上现金流逐渐增大,也是近几年的事情。一个子1元、2元、5元不等,5毛的已经没人打了。以一个子1元,一把来算,最大的可以输80元,胡的人可以赢200元-300元。一个半天输100多元较为平常,有时“手气”不好,输两三百甚至更多也有可能。

由于金额太大,赢的人的得意变大,输的人的失意也变大,在同一桌上坐着,一句话、一个动作,就可能激发矛盾。村里因打麻将闹矛盾的,不是少数。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怕“麻烦”的人参与打麻将的频率降低,尤其是一些50岁以下的中年女性。这些人更容易找到一种替代性休闲方式,即智能手机。她们比60岁左右的中老年女性受过更多教育,对智能手机的驾驭能力更强。在家人的指导下,她们开始学会使用智能手机。之后又在姐妹、妯娌之间推广,一些中老年女性也逐渐被手把手地教会用智能手机。

智能手机将一个新世界呈现给个体。

一开始是微信群的建立。从小的家庭到夫妻双方的原生家庭,再到大的家族。建群加好友,语音、视频成为常规操作。作为移民村,更是如此,原来大家族的联系都因微信群的建立而日益紧密。

此外,全民K歌也是一种重要的休闲方式。爱唱歌的人录歌后分享给大家听,点赞、送花、分享到群里,发红包祝贺,成为大部分人的常规操作。

再者,就是“追剧”。三五集电视,一个上午就打发了,对于不爱社交的人而言还可以借此回避复杂的人情世故。

WiFi和智能手机使用日益频繁,使得原来村庄现实世界社会性的闲暇生活逐渐萎缩,个体化的休闲方式逐渐盛行。


获取更多RSS:
https://feed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