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刚:网络空间发展与资源配置方式变革

在12月30日于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召开的“中国政治经济学40人论坛·2018”上,南开大学刘刚教授发表了题为《网络空间发展与资源配置方式变革》的演讲,以下为速记稿整理的演讲内容,已经作者审阅。观察者网获主办方授权转载。

非常感谢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邀请!我的演讲题目是“网络空间发展与资源配置方式变革”。

近年来,因为与中国工程院的合作,我的团队深度参与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和产业发展方面的研究,对信息科技和产业发展有了全面和深入的了解。与经济学理论相结合,我们认识到基于网络空间发展的数字和智能科技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引擎。因为在数字和智能科技和产业发展上的领先地位,中国已经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首发国家。在201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施瓦布先生发表了同样的观点,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在中国已经发生。

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上半场,即高速增长阶段。现在已经进入下半场,即中国特色主义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认为,高质量发展和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构建与网络空间的发展高度相关。因而,我演讲题目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范畴,讨论的是网络空间的发展如何通过对现有经济体系的重构,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一、网络空间的发展和作为廉价投入要素的数据和计算

如果从1969年美国的阿帕网算起,人类耗费了近四十年的时间,搭建了一前所未有的网络空间。在发展的第一阶段——门户网站阶段,网络空间仅仅提供信息服务。

2004年Web2.0的出现和应用,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我们进入以手机APP为主导的网络空间发展第二阶段。在第二阶段,网络空间不仅能够提供信息服务,而且能够提供从网络购物、网络订票、订餐和个性化定制在内的各种服务。

随着物联网和互联网的融合,尤其是边缘计算和云计算的相互支撑和发展,网络空间更多地融入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

与前三次工业革命不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是网络空间的发展。在天津开会研讨时,争论的问题是目前的网络空间更多地表现在服务业领域,而不是工业领域,是否属于工业革命的范畴。我们认为,工业革命一词已经属于一个与科技革命及其产业化相关的概念,与科技革命及其产业化是否发生在服务业还是制造业无关。

为什么基于网络空间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率先发生在中国,主要是因为在Web 2.0阶段中国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世界处于先进水平,为我们发展数字和智能经济奠定了数字生态优势。   

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第42次统计报告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6月,我国的网民数为8.02亿,移动互联网网民数为7.88亿。中国庞大的互联网群体产生明显的数据生态优势,为资源配置方式的变革创造了条件。随着5G、IPV6和北斗导航的商业化运用,我们即将率先进入网络空间发展的第三阶段,即物联网与互联网、边缘计算与云计算的融合发展阶段。

在今年的调查研究中,我们对网络空间发展第三阶段的到来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体验。因为,互联网及其云计算概念离我们仍然比较远,但是边缘计算却离我们很近。例如,在广东白云山机场调研时,发现一进机场通过人脸识别就已经知道你是谁,可以为你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强烈的现场感让我们突然意识到,人脸就是今后资源配置的入口,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方式巨大变革的时代已经到来。

资料图来源:东方IC

因为新的网络空间可以把物理空间和社会空间中物与物、人与物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映射出来,为知识的创造、转移和应用创造了条件,为现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重构奠定了基础。

在没有网络空间的条件下,一方面我们可能不知道物理和社会空间业已存在的关系是什么,另一方面各种关系可能无法连接。当我们掌握了物与物、物与人、人与人的各种关系及其相互作用方式时,我们就可以创造和转移新知识。

数据实际上就是网络空间对物理和社会空间各种关系的映射。只有有了数据,我们才能合成信息,创造知识。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通过网络、物理和社会空间的相互作用,把知识运用于实践,创造价值。当我们拥有足够的数据和计算的条件下,不仅可以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而且可以创造更有效的资源配置方式和组织方式,从而引发资源配置方式变革。 


获取更多RSS:
https://feed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