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和平:对中国经济转型多些耐心

【文/ 曹和平 陈志坚】

2019年1月21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年度经济增速为6.6%,发言人的评价是:“中国经济运行整体平稳,稳中有进”。第二天,凤凰卫视记者询问发改委,经济“实际增长只有4.1%,有的认为甚至更低,对此有何评论?发言人的回答是:“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的运行区间,实现了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介绍2018年中国经济运行情况,并答记者问

一个肯定态势稳定,增速处在合理运行区间;一个质疑数字有误,实际可能更低。谁对谁错呢?

应该说,国内外的评价方向,因观察角度和权重区间不同,评论不同。但二者有一个共同的关注点:2018年经济增速的态势——到底是处在稳定的合理运行区间,还是处在不稳定的惯行性下滑区间。这是问题的焦点。联想到前一段传出一个调研说“经济增速在2%以下,扣除掉物价增长,实际增长可能是负的”,疑惑还真是不少。由此可见,深究一下经济增长态势的稳健性问题是非常必要的。

判断一个复杂对象的运行态势,最容易引起行家犹疑不决的是结构断点(the timing point of structure change)时刻,特别是当这个时点不是短期,而是以数年或者更长时间为度量的“结构时刻”,情况更是如此。

用每个人熟知的身体成长过程来说,15-18岁是身体成长的高速期,如果衡量的指标是身高的增长速度,指标内涵与过程内涵拟合度好,增速指标容易为大家所接受,黄金增长期的美誉不会有太多争议;但是到了20-25岁,这一段时间是身高增长速度下降,心高(心理增长)增长速度加快的双变量高速成长期。这两个时刻,单用身高指标作为前一阶段,用身心双变量成长作为后一阶段的增长指标,我们会得出两个阶段都是健康成长的结论。

问题是,在18-20岁之间这一阶段,是人的身体从身高增长向身心双增长(当然可以纳入更多的变量)的过渡期,到底是使用身高指标来衡量,还是创新指标,用身心双指标来衡量呢?用前者来衡量,身体的增长速度下降了;用身心指标来衡量,还没达到心理素质成长的高速期,双变量指标的权重都是低增长。这就是结构断点时刻,当指标误用时,父母常常把孩子这一时期的正常行为理解为“叛逆”行为,当成天塌下来的灾难性事件。

中国经济从2014年开始主动将超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调减,这是中国经济这个超大复杂系统的内在增长的必然。虽然调减政策是主观的,但政策变量是系统客观的,其本身就是经济复杂大系统的一部分。

在这个时期,经济增长的基础动力将会从“出口导向加投资拉动”向“创新驱动加消费拉动”的机制转变。这是中国经济结构裂变的断点时期,超高速经济增长向中高速转变使速度指标下降,但因动力机制的转化,原来相对稳定的三产结构中更甚,亚层次的结构将快速裂变,是质量变化的高速期。

当经济从量的拓展向质的增长转换,经济肌体内部的高端生产设计服务业、厂商中间品市场、多样性消费业态以及创意文化理念设计等,将会使经济提升表现为产品质量的提高,市场具有对应的定价能力,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将会更好。

显然,辨识这一时期最好的指标是结构断点时期的复合速度指标而不是单速度指标。


获取更多RSS:
https://feed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