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柔柔:“中国式审美”怎么了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苗柔柔】

日前,笔者加入的一个微信群里,有人发了一篇文章《没有审美力是绝症,知识也解救不了:如何看待中国式审美?》,文章对比了大陆金鸡百花奖海报和台湾金马奖海报,大意就是大陆的海报审美格调是如何低下,台湾海报是多么韵味悠长。

虽然台湾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但那篇文章的作者,显然认为金马奖海报的审美情趣已经脱离了“中国式审美”的格调,具有了某种域外的“高级感”。

笔者看得有点莫名其妙:海报的首要目标难道是审美吗?

海报,通常是演出、聚会等活动的宣传方式,内容包括活动的性质、主办单位、时间、地点等内容,利用图片和文字向受众传递信息,属于广告的一种形式。

笔者在法国学的是旅游管理,安排了市场营销的课程,其中就包括广告的运用。虽然时间已经过去甚久,但笔者还清晰地记得老师说过的一句话:广告不是艺术品,最合适的广告往往不是最美的。

艺术品是艺术家的智力和审美的体现,目的在于表现艺术家个人的感悟和修养,审美属于美学范畴,是衡量艺术品的一个关键因素;广告属于市场营销学的产品,目的在于有效地引发受众对宣传产品的兴趣,如何最快最有效地吸引顾客的注意力,使他们留下对产品的良性印象,才是衡量广告好坏的标准。这是两个极为不同的范畴,即使它们有一小部分的重合。

市场是广阔的,顾客是多种多样的,没有一种广告能够完美地适合所有的受众。

广告最重要的是快速准确地让受众接收它要传送的信息,而不是让受众欣赏品味它有多美。因此,需要考虑广告投放的时间场合和受众特点,电视广告一般能延续几十秒钟,广告的情节性和声音(包括话语和旋律)占有重要地位;街头地铁的图片广告往往只有过客们匆匆一瞥的机会,简洁明了甚至粗暴的手段才能抓住眼球,爆发震撼式的画面远比深邃幽长的方式更能够直指人心。

就大陆的海报而言,人物形象非常鲜明,文字一目了然,只要识字或看过吴京,在一秒钟之内就可以知道这是电影节的海报。

而台湾的海报,笔者第一眼还以为是黑夜荒漠,尽管经过提醒,人物还是一个都认不出来,面积较大的英文和小到看不清的中文摒弃了大部分不懂外语的人群。所以,能顺利接收台湾海报信息的人,必定要非常熟悉电影界人士,具有深刻的观察力或较长的观察时间,或者懂得英文,这个人群可就小多了。

文章还列举了四川省安岳县石窟的修补前后照片,声讨修补使得文物的价值全失,美感毁于一旦。

笔者建议这位作者去看看《佛像修成这个样 可能才算真“古风”》 一文,文物修复是一回事,生活审美需求是另一回事。从后者的角度出发,中外的审美标准一个样,“西方式”也没比“中国式”强到哪儿去。

法国的街头地铁贴满了广告,比如

也没见哪个大惊小怪地叨叨“法国式审美”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总有人喜欢把各国都有的场景(往往专指不好的)冠以“中国式”的名号呢?好像外国人就不闯红灯、不随地大小便、不乱摸雕像似的,难道是因为没出过国,没见识过这些场面吗?

以前笔者听过一场博物馆的讲解,结束时讲解员痛心疾首地说:“我去看过某国的展览,展览馆的主任跟我说:‘你们中国人能不能先了解了解历史再来看(展览)啊?’,哎呀,听得我那个脸红啊,我真是无地自容啊,我们中国人的素质真是需要提高啊。”

笔者听得也真是目瞪口呆啊。笔者虽然不是职业导游,但是先后也带了不少法国游客了,由于工作范围的关系,这些游客的层次都比较高,但是没读过中国历史的大有人在,不听讲解、四处乱转的游客不止三个五个。当年带一个专门来考察中国市场的老板团参观博物馆时,就有人理所当然地对笔者说:“我不看中国历史,我又不研究这个。”

人家根本没把不看历史当回事,怎么轮到你就变成素质低了呢?

已经9102了,还是有不少人太不习惯于站着了。友邦一惊诧,甚至友邦还没惊诧呢,他自己先趴下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获取更多RSS:
https://feed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