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VC迁徙现状:两大州成为早期投资下一波关注重点

编者按:作为风险投资的起源地,美国的风险投资历史已近百年, 创业中心迭代和迁移下,有人质疑曾经最大的创业中心已经不再是创业优选。新形势下也出现了一些新特征,比如早期大额投资增加、新创业中心涌现。

现根据美国科技博客TechCrunch编译如下:

在美国创投圈,很多人讨论企业家是如何离开高税负、高生活成本的城市,而选择更便宜的地点。虽然硅谷仍然是投资者的交际中心,但更广泛的共识却是:早期投资基金已经在往其他地点迁移。

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但是数据是否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德州会否变成新的加州?美国最大的创业中心是否已经失去了吸引早期创业公司的优势?通过一些数据,我们试图研究这些城市是如何从早期投投资活动中获益的,以及有没有一些已经建立起完善创业生态的地区,出现了明显下降。

为了阐述观点,我们研究了四个指标:其一,18个大型风投城市的年度种子轮投资金额和轮数;其二,按照三种投资额度(100万至500万美元的中等规模、500万美元到5000万美元的较大规模、5000万美元及以上超大规模)来分析种子轮投资和交易。按照投资规模来分,是考虑到很多创业中心虽然拥有很多种子轮初创企业,但不一定能顺利获得下一轮百万美元、千万美元级别的投资。

以下是一些发现:

1)顶级创业中心保持稳定,过去一年,大型创业中心的种子期、早期投资没有明显收缩。三个最大的创业城市(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投资额度都与前几年持平。从下图也可以看出,前六大州占据了种子期资金的大多数份额,而加利福尼亚州是几倍于其他州。

2)犹他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两州在种子期投资上的表现突出。宾夕法尼亚州的优势领域是生物技术,交通运输和机器人技术,而犹他州则是企业服务。

前五大州在100万到500万美元规模的投资上,都没有出现大的损失和收益,但在宾夕法尼亚州和犹他州却看到了明显增长。宾夕法尼亚州拥有两个创业中心:费城和匹兹堡。费城一直以生物技术闻名,在金融科技、媒体和其他领域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而匹兹堡也正成为机器人、人工智能和交通运输项目的温床。

犹他州只有300万人口,但是一个主要创业中心。企业服务是犹他州资金聚集的主要领域,但是也能看到很多非SaaS项目开始出现。

3)德克萨斯州在大额投资中收获明显。德克萨斯州拥有最大规模的科技生态系统,其500万至5000万美元规模的投资出现了大幅增长。2018年,德克萨斯州的科技企业获得了30轮早期投资,投资总额度高达3.66亿美元,而同一类别下,德克萨斯州2017年仅有13轮投资,共计1.38亿美元。

4)分析5000万美元级别以上的投资后发现,早期开始涌现巨型投资。这一点在前几年几乎不存在,但近几个季度随着软银愿景等超大型VC的出现,以及投资者更愿意投资新兴产业,比如共享电动踏板车。

数据表明,真正重要的早期投资仍然主要发生在最大的创业中心:旧金山湾区,纽约和波士顿。

综合来看,关于加利福尼亚州“创业中心缓慢死亡”的说法显然被夸大了。但数据也揭示了美国出现了一些创业中心的“后起之秀”,比如宾夕法尼亚州和犹他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