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式价值观:商业对道德说,去你的

摘要: 在市场经济中,一切商业公司的逐利行为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所有人都应该并且本身不言自明的道理是,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堂而皇之地拿来做生意的,即使在商业和道德的界限愈发模糊的今天,这一点也是不会改变的。

百度式价值观:商业对道德说,去你的

钛媒体注:在经历了扑朔迷离的舰娘贴吧七十万事件之后,即使对百度再失望、想象力最丰富的人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这家已然在 BAT 三家中掉队的公司,最终还能以一种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方式去推动自己的商业化尝试。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以先看看钛媒体昨日坏消息《网友痛诉贴吧“收钱”换吧主,百度称已着手调查|1月11日坏消息榜》。

在经历了十余年低调的发展之后,恰逢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潮流中渐现颓态之时,贴吧这个被其内部人士认为是李彦宏最看重业务之一的产品,终于被推到了商业化的前台。从产品形态的改变到商业模式的变化,无不体现着百度对这款有着数以亿计用户的平台的看重。比如,如果不登录的话,用户浏览帖子无法翻页,比如,贴吧对移动端的强力近乎粗暴的硬性推广,比如,引进合伙人机制,将贴吧做成一门让插草为标价高者得的竞价游戏。

所有这些手段,即使普通用户如何反感与杯葛,从商业角度和外人的立场看,我们都可以认为是百度作为一家商业公司的即使值得商榷但合理正常的策略,百度的支持者和拥趸,甚至理直气壮地以“爱用用不用滚”作为反驳的借口。

百度式价值观:商业对道德说,去你的

(之前的帖子现在已经被删除)

只是,当百度贴吧官方将一家血友病贴吧,卖给一个曾经被曝光不具备行医资格的研究机构时,当原来贴吧的吧主和吧务全都被新的贴吧管理层撤职,并将以前对己不利的帖子删除了事时,当我们讨论的是一个至今仍然无法彻底根治的重病时,我们很难再将这当做一门纯粹的生意来冷静而理性地看待。

百度式价值观:商业对道德说,去你的

(收购血友病吧的团队的专家成员刘陕西在贴吧中的名声不佳)

对百度及与它合作的合伙人而言,贴吧是一个能带来巨大流量的生意,考虑到百度在国内搜索市场中的巨大份额以及竞价词机制的重要性,可以想见的是,收购了血友病吧的利益集团将来会获得多么大的回报。事实上,除了血友病之外,根据调查,包括不孕不育医院、股骨头坏死吧、癫痫吧、帕金森吧、恐艾吧、肝病吧、怀孕吧、白癜风吧、糖尿病吧等贴吧都已经在合伙人的名义下被百度官方承包出去,现在管理这些贴吧的大多是一些没有行医资质的黑医院和营销团队。

我们无法断言血友病吧将来一定会成为骗子与广告横行的地方,我们也无法确定贴吧的合伙人机制必然导致贴吧最后沦为一个藏污纳垢的场所。但是仅仅从之前的经验而看,我们实在无法乐观地相信,在急切的商业化驱使下,在 KPI 和经济效益的驱动下,一个以流量为命脉、莆田系医院一度成为广告收入最大来源的公司能够在赚钱的事情上恪守中立客观的立场。

如果说天下大同的梦想在现实中已经越发遥远并已经宣告破灭的话,那么,至少在有着中国特色的互联网世界中,我们会看到一副异常和谐而生动的大一统景象——百度在控制了绝大多数中国用户的搜索入口的同时,也随之控制他们之后的整个互联网视域和行为。

想象这样一种可能性,以后,一个不幸罹患血友病的患者用百度搜索治疗医院的关键词时,排位最高的是贴吧推广和中医药秘方。他来到贴吧,看到的是置顶贴和精华帖里的推荐,其中质疑和呛声的回复则会被群起围攻,而后被删帖,回复者则遭到禁言。这位患者不放心之余试图想再了解医院和主治医师的更多情况时,他得到的答案是百度问答中的枪手广告,是泥沙俱下的在线医生网站的百分百好评。

毫不夸张地讲,对一家公司而言,这种利用非正常手段造成的信息差异实现的商业化不仅是不道德的,也是没有任何可持续性和健康可言的,对那些血友病、癌症等患者以及更多的普通人而言,这无疑是一种赤裸裸的对他们的犯罪,是一种将他们陷于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的境地的残酷行径。

但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是,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崛起壮大的同时连最起码的伦理道德也抛却脑后,我们不希望,将来的历史书上用这种案例作为马克思那句“资本家为200%利润甘冒環首之刑”的注脚。

在市场经济中,一切商业公司的逐利行为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所有人都应该并且本身不言自明的道理是,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堂而皇之地拿来做生意的,即使在商业和道德的界限愈发模糊的今天,这一点也是不会改变的。

2015年,马丁·死克婑厉(Martin Shkreli)以5500万美元从益邦制药(Impax Laboratories)手中买下了治疗癌症和艾滋病的特效药达拉匹林(Daraprim),其后,这个基金经理将这款原价13.5美元的处方药提价550倍出售,在一次采访中,他大言不惭地表示,如果一家公司把阿斯顿马丁卖出了自行车的价钱,那么我们把它买下来,提到丰田的价格,我不认为这有什么罪过。

涨价招致包括美国感染病学会、希拉里·克林顿、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及大地产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抨击,2015年12月,死克婑厉被 FBI 以证券欺诈罪名逮捕,他声称这都是因为之前的提价造成的。

安·兰德(Ayn Rand)说过,我不认为对金钱的渴望有任何罪愆。之后,她补充道,一个真正自私的人是不会在意别人的认同的,他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